您现在的位置:景德镇陶瓷网 > 陶瓷咖啡具 > 英式咖啡具套装 > 景德镇瓷器皇室玫瑰英式描金骨瓷咖啡具
分享到:
景德镇瓷器皇室玫瑰英式描金骨瓷咖啡具

景德镇瓷器皇室玫瑰英式描金骨瓷咖啡具

¥298元
规格:15头
景德镇高档英式咖啡具套装、骨瓷材质,细腻通透,纯白无暇,釉面润泽光滑,造型精巧雅致,品质卓尔不凡!
评价 (已有人评价)
QQ在线咨询 QQ在线咨询 0798-7898086
退 确保正品、非正包退 物流点验货、破损包赔 七天退换、贴心服务
  1. 产品描述
  2. 用户评价
  3. 常见问题
名称:景德镇瓷器皇室玫瑰英式描金骨瓷咖啡具
价格: 298元
产地:景德镇
材质: 45%以上骨粉骨瓷
包装:彩印纸盒
规格:15头(一壶、一糖罐、一奶盅、6杯、6碟)
适用人数: 1-6人
皇室玫瑰英式骨瓷咖啡具套装皇室玫瑰英式骨瓷咖啡具套装  简直像是黄浦江、苏州河一样,它长久地流淌任上海这一座城市的记忆里。虽然对于上海而言,它充其量只是一片水花。它,是上海人的咖啡情结。
  有史实为证,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德胜咖啡行,也就是后来的上海咖啡厂,1935年4月已经坐落在静安寺路(如今的南京西路),“上海咖啡”不仅是咖啡的品牌,也是上海咖啡情结的引领者。顺便一说,“文革”后期开始流行的“福”牌乐口福麦乳精,也正是上海咖啡厂的杰作。

  从顺便一说的乐口福流行,可以推测到咖啡厂在“文革”时期的“不务正业”,虽然1980年代之初,最大众化的咖啡,在点心店里与馄饨阳春面也能混居.但是上海的咖啡情结在此期间毕竟严重受挫。
皇室玫瑰英式骨瓷咖啡具壶皇室玫瑰英式骨瓷咖啡具壶  上海咖啡情结的复苏却是来自于诸多的偶合。

  应该是在1984年或者1985年,有一位长者带领几个晚辈,参观刚刚落成开业的上海宾馆。我是几个晚辈之一。现在说起这一段往事,简直是天方夜谭,任何宾馆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去,哪怕一时内急也可以去五星级宾馆解决,但是三十年前,宾馆是不向公众开放的。只因那一位长者在上海宾馆有朋友担当领导职务,我们得以偷偷参观这一座1983年开业的宾馆。仅仅是参观,根本不可能用餐,也足以炫耀了。有关宾馆的星级常识,也是由上海宾馆带来的。

  在宾馆里,参观客房后又参观了“小卖部”。后来才知道,这种小卖部叫作超市。正是在上海宾馆小卖部的货架上,我第一次看到了货真价实的雀巢咖啡。在电视上已经领略到了雀巢的风情,那一句“味道好极了”广告语诱惑力无比,可是,处于造势阶段的雀巢咖啡,还没有通达普通的食品商店。宾馆因为是接待外宾的地方,才会有进口货,不过必须用兑换券购买。皇室玫瑰英式骨瓷咖啡糖罐皇室玫瑰英式骨瓷咖啡糖罐  这一段影像至今还留存在记忆中。如果说,咖啡是上海这一座城市很显著的生活气质之一,那么以雀巢咖啡为代表的速溶咖啡,恰又和上海有着很多且奇妙的历史偶合。当然,再超强的记忆,也会在快闪的生活变迁中影像模糊,甚至空白。我已经无法确认当年雀巢咖啡的价格。大约是18元一瓶,还要乘以兑换券一点几的系数,那就是二十几元了,相当于大半个月的工资。上海人,或者也是中国人最擅长最经典的性价比,就是拿商品和自己的工资相比。

  如若是在此之前十年的1970年代,看到雀巢咖啡,我一定木然。当然事实上是不可能看到,不是雀巢还没有问世,而是中国还完全隔世;如若是在此之后十年的1990年代看到雀巢咖啡,那么我一定淡然以至于忽视。恰恰是在1980年代,这是1950后青年进入婚嫁高峰的时期,尤其还是上海人生活水平提升、情调复苏的时期,我恍然。
皇室玫瑰英式骨瓷咖啡具奶杯皇室玫瑰英式骨瓷咖啡具奶杯  雀巢咖啡是一个物质化了的明星,却还有众多的大小角色与之应运而生,相辅相成。充满了装饰意义的雀巢咖啡,必须有一个同样具有装饰作用的所在,获得交相辉映的结果。如果我们的记忆尚在,新房中的玻璃橱就诞生于兹。以现在的审美来看,显然是粗糙的,上半截移门玻璃橱,下半截是木橱,但是玻璃橱是对原来新房“三十六只脚”的革命性突破,意味着,度过了“文革”最荒唐的年月之后,上海人的斗室里,除了最基本的吃饭睡觉功能,挤出了最奢侈的空间,这个空间叫作品位或者品味。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可以撬起地球;上海人说,给我一个平方,我就可以活出精彩。

  这是一代上海人充满生活情趣的创造,当然也只有新婚男女才有机会这么做,因为玻璃橱里陈列的都是当时的流行和时尚,比如蜂花洗发精护发素,比如两只玻璃缸,比如泥人无锡大阿福……雀巢咖啡则是最闪亮的明星,矗立在玻璃橱的最高一层。在雀巢咖啡还没有正式进入普通食品商店时,更多的新人已经从香港托人带回,或者用兑换券去买来,享受着“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时尚快意。

  还有一件与雀巢咖啡匹配的时尚物:拉丝玻璃杯,连同一个茶盘和一只冷水壶,玻璃橱是摆不进去的了,那就放在五斗橱上。很难想象“拉丝玻璃杯”也是需要发明的。如果不是上海耀华玻璃厂,在玻璃杯的杯壁上要拉出一条别样的色彩,那么雀巢咖啡会显得突兀。要知道,在当时,咖啡文化刚刚苏醒,咖啡杯尚不普及,即使一般的咖啡馆也是用钢化玻璃杯倒咖啡。拉丝杯的问世,弥补了钢化玻璃杯的乡土。
皇室玫瑰英式骨瓷咖啡碟子皇室玫瑰英式骨瓷咖啡碟子  这是偶遇,但是偶遇在延续,延续的偶遇是天意。世事都是天意,一物降一物,一物也衬一物。上海设计制造的气压式热水瓶诞生了。千万不要小看这一个轻工业产品,在既没有原装进口、又没有合资制造的自力更生年代,一个气压式热水瓶的诞生,足以让全中国对“上海制造”的口碑再次致敬。

  气压式热水瓶与雀巢咖啡是如此机缘巧合。如果没有气压式,拿起一个传统的五磅热水瓶冲雀巢咖啡,是多么的不合时宜;如果没有速溶咖啡,拿了气压式去老虎灶泡水,是多么滑稽的事情。并且气压式热水瓶同时也作为摆饰矗立在五斗橱上,与电视机、拉丝杯为伴。这也就是为什么很长一段时间里,“向阳牌”“长城牌”气压式热水瓶会成为上海小姑娘的嫁妆必备。气压式热水瓶是如此的深入人心,并且又是诞生于上海,所以,上海男人意外受伤,又多了一个听老婆话、受老婆气的揶揄:气压式男人。皇室玫瑰英式骨瓷咖啡具杯子皇室玫瑰英式骨瓷咖啡具杯子  也就是在速溶咖啡异军突起,撩拨起年轻一代上海人的新咖啡情结时,经典咖啡重新登场,年长咖啡客的旧咖啡情结显出了引领的风范。如今年届九旬的朱曾汶老先生,在1940年代便是美国华纳兄弟公司驻上海办事处的宣传经理,咖啡情结缠绕一生。“文革”时朱先生和太太惧怕红卫兵迫害,开煤气自杀,自杀前两人一起与咖啡告别;被抢救之后,老人是用苦咖啡帮助自己复苏记忆的。有人问起“文革”没有钱的时候,他是如何圆梦咖啡的。老先生说,当年他喝不起咖啡,只能去买店里的咖啡渣,自己做“二手咖啡”,8角一斤,相当于当时的5斤粳米。这一个历史偶遇,不能说是精神,也不能说是物质,是什么呢?大约是一个老上海人的咖啡情结吧,而这一个咖啡情结,不仅仅是一个人,也是上海这一座城市。

  如果追溯到更遥远的历史偶遇,那便是晚清时代,据说,上海的文人已经有了对咖啡的体验。有一阕流传于上海的竹枝词《考非》如此写道:“考非何物共呼名,市上相传豆制成。色类沙糖甜带苦,西人每食代茶烹。”当时大家都不知道考非是什么东西,其实就是后来的咖啡。
以上是景德镇瓷器皇室玫瑰英式描金骨瓷咖啡具价格、品牌、图片、参数的详细介绍,如果您想进一步了解或批发此款景德镇瓷器皇室玫瑰英式描金骨瓷咖啡具请联系我们的客服人员。
  • 常见问题
  • 优乐国际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