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笔花鸟画的当代性表达

【摘要】工笔花鸟画领域一直都在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在题材的选择和拓展、表现手法和作品立意内涵构建上都体现出鲜明的时代性和个性,无论是审美样式还是精神层面在当代都有了极大的发展。 【关键词】工笔花鸟画;当代性;题材;手法;内涵 在新的社会文化的大背景下,花鸟画的面貌也与时俱进,被赋予更多的内涵,摆脱了以前只是“悦目”的功能,承载了更多的喻义,艺术一直都是向前发展的,当代性是“85 美术思潮”之后面对复杂多样的、开放性的各种艺术观念和风格而提出的一个概念,艺术的当代性是一个在时间上不断新鲜和逝去的阶段性范畴,本文所要探讨的只是指当下,从上世纪末开始的各种现代艺术和后现代艺术混杂的一个艺术现象,是对目前各种新形态、新载体、新观念,并从新的角度表现花鸟类题材的一个统称。 传统的工笔花鸟画积淀深厚是博大精深永不陈旧的,在历代流传下来的工笔花鸟画中,作品内在的生命体验和状物抒情格物致知的雅逸、温润、厚重散发着永恒的魅力,而方法基本都是一脉传承,三矾九染,状物精细入微,描摹写生无不根据自然界的动植物写实而来,在经营位置、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的路径上走了千年,而写意花鸟画这些年几乎没有太多改观,依然在笔墨、构图上苦心孤诣地经营。工笔花鸟画则紧跟时代精神,不断吸收借鉴其他艺术观念和手法,已有了很大的改观,无论是设色还是构成上以及赋予其思想承载上都有了长足发展。新的时代我们的精神状态、审美观念、人文理念都在不断发生着变化,传统的题材和表达方式的花鸟画形式语言显得单一,难以让人有新的感受。工笔花鸟画因为独特的表现语言而随着时代的发展一直积极探索、与时俱进,无论是审美样式还是精神层面都有了长足发展。 在当今,各种新的观念不断出现,这些作品在画面的构建上与传统的花鸟画的理念已大不相同,尤其是近些年新工笔的崛起,更为独特的气质面貌给花鸟画带来了更多的生机,从较早时期的张见的作品中可以看到,铁丝网、浮云、繁复线条的棕榈树、仙人掌等新鲜的视觉符号,使花鸟画很多时候和风景画相类似,仿佛在一种带有莫可名状氛围的风景里,有关记忆、情绪正暗暗蔓延的意味。这也正是在传统中国画和西方绘画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具有独创性和开拓性的表现,总结起来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发展: 首先是题材的拓展,在原来的花鸟画题材中出现的基本上都是各种花、鸟,后来又增加了走兽翎毛,而到了当代题材更是不拘一格,不仅有鼠猫猪狗,狐狸豹子,各种蜥蜴爬虫,还有海里各类动植物,甚至有动物的标本之类的题材,以及各种生活物品等,林林总总,即使是莲蓬、蔬菜、核桃、玉米、虾蟹等也不再是简单地表现几个,而是无数的物品在量上的堆叠,现代时尚的符号也被引入,如高跟鞋、高脚杯、古香古色的家具等,这些符号的添加不仅仅是我们这个时代极其丰富的物质生活的一个缩影,也契合了我们对物的审美寄托,在这些符号里,依然包含着点线面的传统元素的精心经营,它既是一种对生活的体验和态度,也是当今物质文明带来的悠闲或小资情调的反映,显然这种大胆的创新精神是值得我们提倡和肯定的。 其次是表现手法的拓展,在当代工笔画中,手法的拓展主要体现在对色彩的拓展和重新建构以及对制作方法和肌理的拓展。一个很明显的特点是雅致的高级灰的运用使画面颇具当代性,例如高茜的很多作品都是平面化处理的灰调子,朦胧单纯而又耐人品味。我们知道在传统绘画中对花的描绘极尽妍雅生动,强调写生再现,各种花卉的描绘细腻真实、一丝不苟,叶子也是自然界中所具有的绿色,背景色比较简单,古代花鸟画的背景基本是土黄赭一类的“仿古色”,而时代发展至今,对光与影的认识也增添到画面中,花卉的颜色和叶子的颜色也更为自由、主观,背景色更是推向了一个更多元的广度和高度,一切的选择都在于对画面整体性的把握和意义的表达,所以花卉、叶子可以是任何颜色,动物也可以依据画面需要而设定,不再局限于其本来的面目,并且加入了很多素描的成分,线条常常不再像传统画面中那样突出强调,而是含蓄地弱化在背景和温厚的色彩中,如在“工·在当代”第十届工笔画大展中非常突出的徐累的蓝色背景帷幔与白马在画面构成上呈现出一种新的组合关系和奇异的空间,帷幔既分割了画面,又造成一种阻隔和欲言又止似的观望,营造出一种神秘而矛盾的气氛,这种超出了一般常见的视觉空间的“异空间”矛盾的画面,形成了一种似真似梦的唯美气息。徐累的这种特殊的画面构成是一种独特的风格语言,也凸显出新颖的文化审美,在工笔花鸟画领域既属非常前卫的个案,又有开启新思维和表达方式的启迪价值。 在制作方法和肌理的拓展中,虽然传统绘画中也有记载关于制作肌理的使用,但是时至今日有许多新的材料和技法被广泛应用,例如非常普遍的洗刷法、拓印法、脱落法、喷染法、揉纸等技法,还有贴金银箔、立粉等材料的使用,肌理和材质所具有的美感使画面更富有独特意味,增添了气氛和诗意,也大大丰富了工笔花鸟的表现语言。 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当代的花鸟画在形式上出现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是分割、构成,在内涵上涉及的意味更多,在现今的一些大型的全国画展中,很多花鸟画都采用了分割画面的方式形成新的空间构成。例如徐累的《如梦令》采用黄、蓝、绿三种色彩的三联画式分割画面布局,一匹白马立在一根线上,白马后面的背景是山脉,这种独特的形式是具象和抽象巧妙构思组合的一种非常体现当代语境的新颖面貌。安徽大学的陈琳教授的一系列鸟与山水或空间构成的处理,将鸟与古代的山水或人物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如他的作品《石头记》系列、《那时庭院》系列、《国风》系列,再配以高级灰的色调,营造了一种亦古亦今的独特语境,从而具有当代性的美学意义。 最后是在内容的立意上赋予了作品更多的内涵,如高茜的香水和蜻蜓系列,还有她的花瓶、台灯、高跟鞋,都不再是原来的视觉经验,带着柔美的女性气息,作者以细腻的女性化的柔和精致气息赋予作品新的意象。喻慧的石头和飞鸟系列通过新的立意使画面内容暗含有更多画外之意,例如飞溅的碎石屑、黑猫等使欣赏者初看愉悦,再看能有更多的对作品的隐喻和内涵的解读,在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中的作品画面简洁,一贯的独特风格的石头边立着一只仙鹤,作品命名《天涯倦客》而使其立意超拔,有了借物喻人的象外之旨,更具抒情达意的色彩。 当代花鸟画以动物、植物、花鸟为描绘对象,表现语言、形式、观念、题材、角度都有了新的改观,更具主观性,也在作品中寄予了更多个人的感受、内在情感,这也可以看作是当代性的一个体现,无论是中式的气息还是西式的观念,无论是理想的状态、虚幻的情境还是真实的再现,都有着个体化的表达。 工笔花鸟画和其他美术作品一样,它的背后是文化的支撑和对普世价值的考量,如何在继承优秀传统文脉的基础上又有新的面貌,积极摸索创新,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不仅是其他艺术门类的使命,也是花鸟画的一个重要命题,在现今这个各种思潮瞬息万变、交融碰撞、不拘一格的兼容并包的时代,我们既要立足中国文化传统精髓深入研究,又要广泛吸收借鉴其他文化中有创新价值之处,以期工笔花鸟画在推陈出新关照当代中不断发展和繁荣。 参考文献: [1]董新杰. 中国花鸟画的当代性探析[J]. 艺术研究,2013(1). [2]刘源. 关于工笔花鸟画创作的当代性思考[J].美术观察,2014(12). [3]花斌. 现当代工笔花鸟画图式研究[D]. 乌鲁木齐:新疆师范大学,2013.
免责声明:雅道陶瓷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如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速与我们联系。

评论

优乐国际2